作为来宝副总裁的Banga却毅然选择了退出

图片 1

Harry Banga

特约记者 朱丽娜 香港报道

位于香港繁华的湾仔中环中心21楼整层,是Harry
Banga斥资10亿美元创立的家族企业Caravel集团的大本营。办公室装修得典雅别致,墙上陈列了很多私人艺术品珍藏。

得体的西装,亲切的笑容,谦逊的态度,这位在大宗商品界叱咤风云的人物,兴致勃勃地以聊家常的方式来作开场白,和宝莱坞电影里经典印度富豪的形象相去甚远。

经过25年的打拼和苦心经营,Banga与主席Richard Elman
一起将来宝由一个不知名的小公司打造成新加坡上市的大宗商品生产商及贸易集团,跻身全球500强企业。Banga
也以10亿美元个人财富进入福布斯亿万富豪榜。然而,在事业达到巅峰之后,作为来宝副总裁的Banga却毅然选择了退出。去年11月他与两个儿子一起携手自立门户,重新开始二次创业。

“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来宝对我而言就像自己亲手抚养成人的孩子,但我知道是时候要放手了。”他坦言。

让他做出这个艰难抉择的最大动力,是两个让他引以为豪的儿子:Guneet和Angad。“加入来宝意味着他们从一个跨国公司跳槽到另外一个跨国公司,这并不是他们所想要的,他们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带有家族印记的企业,传承给子孙后人。”Banga说。

放权非家族成员

目前,Caravel集团一共约700位员工。放权给非家族成员是家族企业成功的关键,Banga透露,Caravel集团董事会目前共有8位成员,除了他本人和两个儿子以外,其余都是非家庭成员。

“虽然我们是这家企业的投资者和控股方,但我们只在董事会层面对集团战略进行决策,讨论的议题包括风险管理,全球金融市场的状况等,而日常的经营管理则主要交给拥有二三十年行业经验的高级职业经理人。”他说。

目前,Caravel集团旗下的每家子公司,都分别设有首席执行官和职业经理人团队,他们具体监管公司各项业务的盈利和亏损情况,并通过员工持股激励计划来留住最核心的管理层。

设计如此专业化的管理架构,缘于父子三人深谙跨国企业的管理之道。Banga白手起家创立了一家世界500强的跨国公司,Guneet在花旗集团工作长达10年,Angad则分别在JPMorgan、国际知名私募机构黑石及KKR工作多年。

“只有真正将管理权交给职业经理人,让他们代表股东经营公司,才能吸引那些最顶尖的优秀人才。”Banga表示,并透露很多Caravel的员工都是之前在来宝跟随他多年的下属。

同时他坦言,自己与常春藤名校毕业的两个儿子的经营风格各有迥异,却形成绝佳的互补,“他们着眼的是企业未来五年甚至十年的发展,在经营风格上更加积极进取。而我更关心当下的风险管理,毕竟我对这个行业过去数十年的发展更加了解。”

“在办公室同时扮演父亲与老板的角色并不容易,需要很好的平衡,在办公室我尽量把他们当作公司管理层和同事来对待,在言辞上也需要格外谨慎。”Banga笑言。

经历几十年的商海浮沉,让Banga深深明白风险控制是一家企业长青的关键。Banga透露,集团设立了独立的风控和研究部门,直接向董事会报告。“我们对每个子公司的业务在数量和价值上都设定了一套严格的指标,并分成绿、黄、红三个预警阶段。一旦某个子公司的业务达到黄色预警,就需要向董事会报告,集团高层就会讨论研究相应的措施来控制风险。”

“大宗商品市场还未到最坏局面”

Banga表示,公司的命名蕴意丰富,Caravel是15世纪葡萄牙和西班牙盛行的一种贸易船只,文艺复兴时期欧洲航海家们正是乘着Caravel开拓了新的贸易航线。“我们希望在当下这个风云变幻的市场中,能够继续发扬这种开拓者的精神。”

虽然已经年逾花甲,Banga却依然精力充沛,坚持每天长时间工作。即使坐拥数十亿身家,他却为人十分低调,对两个儿子要求也分外严格。“他们大学毕业以后,必须自己出去工作,只有自己在外面的现实商业世界里拼搏过,才能明白金钱的意义。”他坦言,现在两个儿子每天早上7:30就到办公室,经常工作到最晚才离开。

Caravel集团拥有三个业务分支,分别为船运、大宗商品贸易和资产管理。“之所以选择这三大业务板块,主要是我本身在船运和商品贸易领域做了几十年,而两个儿子在私募、资产管理这方面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和人脉。”他表示。

其中,集团的大宗商品贸易业务主要专注于钢铁和能源相关的铁矿石、煤炭、合金等商品。近年来大宗商品市场不景气,市场上关于“超级周期”的言论甚嚣尘上,Banga对此却有独到的见解。

“我并不赞同所谓的超级周期已经落幕的言论,虽然商品价格面临一些下行的压力,但总体而言商品需求依然十分强劲。关键问题是供应过剩,世界上各大矿山近几年都在大肆增加产量,他们之前对市场的预期过于乐观了。”他说。

虽然Caravel集团目前资金充裕,维持零负债,但仍在等待最佳的市场时机出现。“过去三年中进行矿山收购的公司大都付出了高昂的溢价,他们接下来的日子会很艰难。而从大宗商品市场而言,最坏的局面还未到来,估计还有5%至10%的下跌幅度。”他指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葡京集团直营平台-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