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学生甚至一学期都找人代课

图片 1

调查大学生雇“上课替身”

公共课成“重灾区” “代课族”平均月入近千元 老师称认不全学生难发现

高校学生花钱雇人代自己上课,英语等公共课是“重灾区”,有的学生甚至一学期都找人代课。有需求就有市场,一些在校生觉得兼职“代课”很轻松、来钱又快,他们在微信、QQ群上交流,每周代四五节课,一个月收入近千元。

近日,记者在”代课群”里接了两单活,上课听老师点名答到,上台在花名册上签字就算过关。在拍下上课照片发给”雇主”后,很快在支付宝上收到了70元”代课费”。

高校老师表示,交了学费上大学,还要再花钱雇人代自己上课,于情于理都说不通。但一些公共课的老师教的学生多,无法认全所有人,因此难以发现代课行为。
发布消息在学生群内传播最多求代一学期

在网上能搜到的“代课群”有700多个,光北京地区就有十多个。这些群内的人数在200到300人左右,有的甚至多达2000人。

记者在“北京海淀代课总部群”内看到这样一些消息:“十一月十五号上午第一、二节,男生,高价求代课,有意者私聊。”等代课的公告,并且每条公告都留有代课人的电话。公告上的“代课”需求从一节课、两节课,到一天、两天,代课周期不定,最长的甚至达到13周,而13周基本上是一个学期的课程。

无论是微信群还是 QQ
群,“代课群”宣传都是靠群内同学口口相传,或者将群号和群的性质发到其他群里,比如发到自己班级和社团群等。群里的“代课”信息涉及北京理工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矿业大学、首都经贸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高校,信息一经发布就会有多名同学询问代课具体情况,但大多数同学都会选择与发布的人私聊。
代上课程公共课成重灾区上体育课能代跑

记者注意到,找人“代课”的课程大多是英语、语文、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样的公共课,上体育课还能代跑。

多名找人“代课”的学生透露,此举主要是觉得一些课程,尤其是公共课不重要,找人去上课能给自己腾出时间处理社团的事或者去实习。“公共课的老师一般爱点名或者搞小测验,如果旷课错过了,会影响自己的分数。”一名学生说,有的学校规定缺勤三分之一就得重修这门课。

记者在中国人民大学品知人大网页上,也能找到求“代课”的信息,例如由于考试冲突而找人代一次课,或是实习时间冲突而寻找长期代课的。

代课群体大部分都是在校生,也有刚毕业不久的学生,“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产业。经常代课的小张告诉记者,代课不辛苦,报酬对于学生来说也还行,“就在那儿坐一节课,钱就拿到手了。”一名找人代课的学生告诉记者,他找人代过英语课4节,公选课5节,毛概找人代过4节。有一次找人代课还被点名的老师发现了,当时老师只问了对方的真实名字,后来老师也就没有处罚我,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至于上学还花钱雇人上课一事,该学生认为,有的课听了也是浪费时间,不如去做别的,反而比上课收获多。“如果实习的话,这雇人上课的钱才是工资的零头,值得。”
兼职收入时薪高过麦当劳平均月入近千元

一位经常代课的同学小李在多个代课群里“兼职”,她告诉记者,她所加入的代课群里的人和信息都很靠谱,多次帮人代课的她表示,一般是去上课之后拍照或按对方其他要求表示自己去了,上完课对方就会用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给她。

“我大三时间充足,一周至少能代课4到5节吧,一节课不会低于30元。”她说,代课一个月平均能赚近一千元。小李认为兼职代人上课很合算,“在麦当劳打工一小时才给13块5。”

北京代课总部群主告诉记者,一般代课只有性别和年龄的要求,也有的专业课有课堂提问和测验,还需要有相关的专业水平,需要同专业的学生。

“有的也有长相的要求,尽量像一点。而来找代课的基本就是知道点名严格到什么程度,所以会提出相应的要求,基本不会被发现。”他说。

对于花钱找人代课一事,也有同学持有不同的意见。中国传媒大学的张歆则认为,在她看来人情代课比花钱请人代课更为普遍,她认为由于代课的时效性和不确定性,她觉得还是让同学帮忙比较好,“比如让室友代上一节课,顶多就是请顿饭或者下次替她一次,而不会直接用金钱来”买”课。”
记者体验答到签字算过关两门课挣70元

近日,记者在“北京代上课群”里联系到一名中国传媒大学的大二“雇主”。记者跟这名学生商定,代上2小时选修课,收“代课费”40元。记者又以30元的价格,跟另一名中传学生商定代上1小时英语课。

随后,记者来到中传学生指定的教室上课。该选修课不分专业全校同学均可选修,目测上课人数约有100多人。

上课一开始,老师拿着点名册开始点名,在点名时老师会偶尔抬头看一眼所点名字的学生,看一眼学生所坐的大概位置,大部分点名时间老师一直低头点名,听到“到”声就过,点到没有答到的同学就在其同学名字后面打个对号。

该课堂全程无提问,也没有课堂作业。记者很顺利地过关了,拍下上课照片发送给找替课的同学,马上支付宝就收到了对方的40元转账。

接着,记者替另一名学生上英语课。教室内,学生们都在讲台上的签到表上签到,记者找到代课同学对应的名字并在其名字后划了勾,就表示已经成功签到,也没有老师核对。

该英语课老师经常提问同学回答问题,所以找代英语课的同学发布信息时会特意说一下要求英语水平四到六级,或者更高。代课再一次顺利过关,并收到了代课同学支付的30元代课费。
老师回应学生太多认不全难抓代课行为

16日上午,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的何老师对记者表示,大学这四年应该是认真求学的阶段,不应该放弃上课去做其他的事,“本该在工作之前学到的知识没学到,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何老师认为,父母花钱供孩子上大学,孩子不好好上课,还要再花父母的钱雇人代自己上课,“这于情于理也讲不通”。她提到,雇人“代课”也是对老师不诚信、对自己不负责的行为,她希望学生能够自律,别做花钱雇人上课的事。

中传戏剧影视学院的胡老师坦言,现在专业课老师要带一两个班七八十个学生,公共课老师甚至会上500人的大课,无法记住每个学生的长相。“现在上课就是答到或签字,有没有代课的现象很难发现。”
防代妙招指纹打卡收奇效投票器断念想

“代课”现象愈发普遍,各高校也亮出妙招进行打击。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指纹签到”:该学院一名老师用指纹打卡机进行签到,学生们上下课都要按指纹签到。据说这台“神器”出现了奇效,基本上没什么学生逃课了。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拍照查缺”:每节课上课前,学习委员会拍摄教室里老师和到课同学360度的全景照,课后将照片上交给学院。

四川大学“上课投票器”:这台“神器”可点名签到、答题、为课堂评分。每个学生都会有一个统一的编号,上课时输入自己对应的编号,就知道是否到场。据《法制晚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葡京集团直营平台-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